笔趣阁 > 天地七绝(壹八壹九) > 第三十章 救赎.....

第三十章 救赎.....

  遇气如飞!!!

  少年木仓刚刚想到一个问题。

  一把短剑的剑风便把他横推了出去。

  虽然那简单至极的剑?#21073;?#32477;大多数都围绕在开场白身周,但那或回旋或叠加的剑影却出现在四面八?#21073;?#21363;便身体明显不适的离开,察觉到那剧烈变化的剑招也不知道幻化了多少倍,即便是还在远处的夫人和离开,也不意的提高了数倍飞行速度。

  在这样的攻击里,一瞬等于发挥出了数百倍的力量,从突变到现在,其实才过去数息时间,然而开场白已经明显感觉到行动能力的......以及生命指数的......甚至内心本能的......所以他放弃了抵抗,然后脸色苍白难看的死死盯着对方。

  素女冷漠的收回了剑意,沉默了很长时间,竟对着另一个方向说道:“计划本来?#25381;?#36825;一幕的,但直到如今,王海都?#25381;?#30495;正意义上的跟他们打起来。”

  是的,计划确实不是这样的。?#31508;?#26426;到了以后,素女本应该挟持开场白站在离开一?#21073;?#25152;以不管是出现什么问题,离开总是有着运筹全局的自信。问题是他千算万算,又怎么能想到如今的这一幕呢?

  开场白看着离开,一字一字如疯如魔的说道:?#20843;阅?#19968;开始就在欺骗?#36965;俊?br />
  离开则是眼底血光一闪一闪的面向素女。

  同样的欺骗,相同的残忍至极,却如魔鬼一样,一旋一旋的割在两个人心间。

  “如果你们还想伤心的话,不如等我把事情办完,你们继续再无妨。”

  多塔看了云霄一眼,右手再次把镰刀挥至出去,少年木仓还未?#20174;Γ?#26538;中发出的子弹便化为了灰烬。

  紧接着,场面刀剑骤?#36965;?#20276;着黑暗的刀光一闪,离开刚刚站着的地方就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刀坑。

  哪怕明知不敌,哪怕明知这?#33267;?#37327;不是一个档次,但少年的手还是不由的?#34892;?#30162;,甚至骨子里的战意,还下意识想跃跃欲试......

  可是。

  根本无法捕捉......

  然后连身子都?#25307;?#19981;稳......

  那!!!

  那就让破空声来解说吧。

  如果连破空也解释不了呢,那就只能由着冷漠进行到底了。

  突然。

  素女感觉到万丈的高空上,有一道?#25239;?#27491;向着自己洞穿而来。

  其实在?#25381;?#26469;山海之前,她见过的奇能异示就可以说数不胜数了,因为对至大的天?#20384;?#35828;一切都是蚂蚁撼树,但她还是?#25381;?#24819;?#21073;?#27492;刻的那道?#25239;猓?#31455;是厉害的如?#22235;?#20197;?#31283;?.....

  少年也不?#19981;?#36825;种?#25239;猓?#29978;至更不愿意在这种?#25239;?#19979;停留一瞬,但那光太快了,快过了一遍又一遍幻化叠加的无数剑影。

  接着那道言不尽的光,便嗡的一声,绽放在开场白身上,然后波纹随风蔓延,素女便消失在场间。

  想象着那道光。

  黑暗的力量霸道尽显狂澜......而那黑白分明的异象,?#20179;?#26497;的冲天而起,其中多塔在把素女稳住以后,还如一头洪?#26408;?#29579;般的望了天上一眼,

  离开身上带着伤。

  受伤的伤,伤心欲绝的伤......

  血色双眼不停的变异,在诡异宛如恨女天长中,此刻他那神色,如?#25307;?#30340;恶魔,又似地狱里的牵煌......

  在少年的不声不响中,在开场白的麻木不仁下,正直和夫人已抵达了现场,然后他们?#25381;?#20102;一眼的时间,便破开了那些无形的力场屏障,来到了战斗中的右方。

  见到他们,素女的眼瞳缩成一粒剑光,正直瞬间发出了失望的力量,夫人则是意外的目不张望。

  多塔?#25381;?#35201;说话的意思。

  但回应他们的是一道简单的声音。

  “你们今天全都得死。”

  这道声音里的简单,已经到达?#25345;?#26497;致,那是一种超越冷漠,已经完美接近无情的语声,不要?#36947;?#24320;和开场白是否会欲绝倒地,就算是整个人间都毁灭,她都仿佛不会动容一样。

  听见这句话,与多塔互对了一下方位后,离开转身望了过来,而在他不远处的木仓,也跟着缓缓站起,但明亮的眼神却像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般。

  素女站在多塔前方。

  然后那来自天上的与生俱来,就愈发的开始明显不喻,可能因为女人更了解女人的原因,也可能是场间判断,夫人在猜出对方身份后,便轻轻说道:“没想到天上居然也不惜黑暗,更没想到的是,居然是如此的不惜黑暗......”

  话声和语声确实是不紧不慢,但谁又不能领会?#21073;?#19979;一刻话锋一转?#26408;?#24847;,是何其的冰冷,又是何其的锋芒呢?

  “我们说话的时间,已经足够他们赶过来了。”

  什么?

  被夫人?#24066;?#30340;拖延,被直截了当走去的拖延?

  “你应该了解我的性子......就算岁月境迁,你也应该了解......所以我希望能谨慎想想,如果你实在不愿去想,那你动——我今天便让你进不了轮回。”

  她的话还?#25381;?#35828;完,场间的气?#31449;?#36947;?#24187;?.....

  听到这里。

  少年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  开场白和离开则是仿佛?#36877;?#20102;一些。

  素女的简单不再简单了,看着多塔不动,接着她那罕见的眼底,便不禁地开始若有所?#35745;?#26469;......目视着对方冷静下来,再目视着对方的神色变化,正?#26412;?#24471;差不多的说道:?#20843;?#20986;出口,看在你来自天上的份上,你可以不死。”

  没想到。

  真的?#25381;?#24819;到.....

  ——

  你们真的如此自信。

  ——

  自信到妄以为真觉得能把留下!

  素女?#25381;?#24863;知到他们的气息转变,但多塔却轻轻地摇了摇头,同样罕见的语声道。

  ?#20843;?#26469;自剑门。”

  ——天剑的剑。

  素女好似?#24187;?#30333;多塔的话,但她很确定,此刻就他们六人在场,再?#25381;?#20854;他人在场。

  “这确实不算门?#21073;不构?#19981;成星?#21073;?#26356;不是建军竞业......按道理来说,谈不?#29616;?#20043;生死的说法,但我们都觉?#27809;?#22823;于这些的时候,你确实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所以刚刚?#22987;?#30340;说法可能不准确,如果你今天动,我保证你今天会死!”

  人之常情,少年木仓听之思之惊之......

  然而离开却是正宗?#25345;?#20313;脉,整个事件的最佳主谋之一,为何他?#19981;?#26377;这些?#20174;Γ?br />
  “今天确实是个很特别的日子,首先你们得记住今天!”他把语声说成了战斗风暴,更是直接用行动拉起了死亡号角......

  那道光是王海的真意所化。

  水秀需要与大叔联手才勉强挡下王海的进击。

  开场白是王海最看重的后辈,就连刚刚的失心成疯他?#20179;?#26159;心伤欲绝,但这个时候,他却感觉到强烈的危险,这与力?#31185;?#23454;?#25381;?#20851;系,?#31508;笔?#36523;心与能力崩溃,可这时候触及便有种犹如灵魂分离。

  他们的视线落在两把刀上。

  两把刀幻化无影,还?#25381;?#36807;真正意义上的触碰,就像一种普通的刀式对比,却造成了接二连三的空气撕裂,?#37117;?#19978;——

  “看来真的不能留手了。”

  正直把视线收回,看着夫人说道:“是时候了。”

  看着他们的杀意长虹冲天而起,水秀面对着一道光说道:“你输了。”

  无数剑枝从锦袍、从四面八方飘来,或破裂大地而起,变成森严密布的杀场,覆盖了整条杀意长虹。

  望着正直和夫人的念动,某些黑暗人影露出了疯狂的兴奋,多塔则是抽出一丝间隔,黑异的对着那边叹息道:?#20843;?#20204;言出必行。”

  大叔冷冷稳固好身形,正准备迎接他们的起势,忽然一声更加恐怖的轰隆声炸响了。

  紧接着,云霄深处便蹦跶出一片人影。

  雷霆万钧,大气层吱吱作响,整个天开始颤动起来,到处都是或撕裂或崩碎的云尘,?#34892;?#25671;拽分离的云雾,下一刻就直接轰然破裂。

  天仿佛要崩了。

  李叔与那些神秘人的战斗却又消失了。

  黑洞外的空间之力松了一点。

  大叔?#34892;?#24847;外,化作一道枪风闪电向下方掠去。

  嗖、嗖、嗖

  孤零零的少年木仓,就像一把枪独领群雄。

  离开正与那群?#25307;?#30340;山狼部队汇合。

  望着他们,暗地里的慈祥与岭松、梅老等等?#31354;?#36880;步压境,而言出必行的他们,站在正字艇上方临空不动。

  素女身边多了几位女子。

  落幕?

  但这一幕更像冷酷,因为冷酷的?#34892;?.....

  “如果你感觉到了难受,便自己把封印解开吧。”四面八方而来的声音,仿佛穿过了场下的防御,但愈发深不可测的光,却异常不理的对着身前的女子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银河怎么为人行事,但在山海,言出必行就是生存的根基,所以我不再拦你,但我借那位夫人的那句话告诉你,你命真的很好,我希望你去记住他。”

  就在这时。

  一把长剑洞穿而起,不光把逼退了身前的素女,还直接把闪电而下的枪风直接秒了回去。

  “黑洞空间松动了,速度全力以赴。”

  “失败不可怕,死亡他也不怕,但如果他用你的失败与他的死亡,去换取你的救赎......你还是不知道领情的话,那这种人就是真的罪该万死了。”

  回旋的大叔?#25381;兴?#27627;犹豫,虽然心里很不平静,甚至在说话时还不忘看了开场白一眼,但他怎么也?#25381;?#24819;?#21073;?#22238;应他的两道身影是如此的......至身难忘.....

  他们?#30452;?#20987;开了来自慈祥、来自黑暗,或者是来自天上地下的夹击,在一种喷怒的转身中,夫人再次痛心的说道:“你难道还看不清场势.....?#34987;八?#36947;一半,在一次假装奋力的倒飞后,夫人便与正直神奇的来到了少年身边。

  (http://www.51588262.com/read/150066/483012062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1588262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直播吧手机版
中国足彩网彩 上海天天彩票开奖 江苏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精彩万分两码中特香港 天津15选5历史开奖号码 北京快3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老时时彩分析软件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及时更新 09年顶呱刮 25选5开走势图 2019248排三开奖直播 辽宁35选7开好运奖结果查询 中彩票佛法 开乐彩规则 福彩3d彩易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