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另一个明朝(胖嘟嘟的狼爪) > 95钱啊钱

95钱啊钱

  坐在龙椅上的张俭,待到李晨回到自己的班位上之后,轻咳一声,对依然还留在金殿里的大臣们说道:

  “?#36153;?#31036;作乱之时,勤王大军全都倾巢而动,势如破竹的粉碎了?#36153;?#31036;的叛?#36965;?#20294;是,每一场战斗,却不能每次都是这么大规模的军事行动,就?#20040;?#27425;叛?#20381;?#35828;,五路大军合围京中叛军,势如破竹,但是,叛军在进城之后,当所有的守军又全部阵亡了,除了那些仍然留守在京中的锦衣卫和东厂番子之外,哪里还有军队还在进行抵抗?勤王大军进城之时,还是打进来的,叛军封锁城门,城内的人出不去,城外的人进不来,失去了中枢系统的指挥,整个京城顿时全都乱作一团,而皇宫之内,若非朕的皇后与李晨的临机指挥,恐怕整个皇宫也早就沦陷了,所以朕就想,再次组建一支军队,一支特别的军队,而对于这支军队的想法,朕希望他们能够在不论任何时间,任何地点,任?#20301;?#22659;,都能以小队的方式给予敌人以最大的伤害,给与自己人以最大的便利,未来的战争里,他们将是帝国最先进入战场,探知对方消息,并在此过程中对敌人的中枢系统,甚至运输系统,指挥系统进行斩首打击,并?#26885;?#24093;国的后续部队不断提供战场情报的人,同时,他们也是最后脱离战场,销毁我们多不能或者来不及带走的东西的人,并能够给予追击的敌人造成致命的打击,给敌人造成无比麻烦的人,而这种特殊的作战方?#21073;?#26389;将其命名为特种作?#21073;?#32780;这批特殊的军人的性质,朕将其命名特种部队。”

  张俭的话如同一道从天而降的雷电,直接在这大殿之上炸响,这种闻所?#27425;?#30340;军事理念,直接将所有的大臣们炸了一个外酥里嫩,最终还是兵部尚书司马荡寇以及在场的将军们率先明白过来,然后全都对张俭的提议举四肢赞同,而掌管天下赋税的韩广盈见状,似乎也明白了什么,顿时?#25104;?#19968;变,跪倒在张俭的面前悲声说道:

  “万岁,此事万万不可呐。”

  张俭眉头一皱,心中顿时?#34892;?#19981;悦,心想,这老韩这会怎么跟自己顶起嘴来了,但是嘴上却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温声问道:“韩卿家的反对,是为何故?”

  韩广盈跪在地上对张俭做了一揖道:“万岁,不是臣不想支?#30452;?#19979;,而是国库之中实在是没有太多的银两了,自陛下掌理朝政这几年来,我国的税收虽然有了很大程度的增幅,但是万岁,这几年来,海军的大幅扩军,各?#22047;?#33337;的如同下饺子一般快速的充斥着我国的三大水师,火炮火枪等各类火器的研发与大量的生产和装备,已经使得我国的库银捉襟见肘了呀陛下,若是按照陛下所说,再建一军,其军费的开支,必然会至国库于无钱可用的窘迫经之地啊。”

  张俭看着跪在地上的韩广盈沉默了片刻,他挥手让韩广盈起身之后,对他说:“韩卿?#36965;?#22269;库中无银可用,这点朕心中还是比较有数的,虽然国库里没有钱,但是朕的内库里却有钱,这些年来,朕的生意遍布天下,但是花项却并没有太多,而我们的国家却还并有从商贸之中获得太多的利益,今日,朕当着所有大臣们的面,将内库中所有钱都拿出来?#25381;?#22269;库,朕可不想让这个国家失去前行发展的动力。”

  韩广盈听了张俭的话,完全是一副没有?#20174;?#36807;来的模样,只是呆呆的看着张俭,?#36335;?#19968;台突然失去了动力的机器人一般,但是,当老韩同志?#20174;?#36807;来的时候,突然只听他一声惊吼,双腿?#36335;?#35013;?#35828;?#31783;一般,整个身体徒然拔地而起。

  张俭心中竟然还在胡乱的想着:原来老韩这货竟然还是个深藏不漏的武林高手!

  “皇上,您,您说的,可是真的!?”韩广盈双目圆瞪,直勾勾的盯着张俭不?#20260;?#35758;的说道。

  张俭搓了搓手,一副霸气侧漏的模样对韩广盈回答道:“整个天下都是朕的,朕又岂会在乎这区区的银钱。”

  当然,张俭虽然说得时候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,但是他的心里已经在不断的流血了,而且此时的张俭,自己的脑子里不断的?#25300;?#21985;”作响,他的腿肚子“咔嚓”一下,就转前边去了,心里还在一绺一绺的薅着头发,冲动的?#22836;Q剑?#21407;本身家亿万的自己,就这么装13的一句话,直接让自己变成风吹鸡蛋壳了,看来回头得跟张寿好好的合计合计,多少给自己留点零花钱。

  金口玉言,无从后悔的张俭,不断的忍住自己直突突的太阳穴,硬撑着上完早朝,斜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催命鬼似的韩广盈,忍不住的嘴直撇撇。

  京城有庙,名曰:大相国寺。

  “娘子,你要进这相国寺还愿,且自去便是,为夫我就不进去了,我在这四周转转等你便是。”

  说话之人,身形笔直挺拔,修长健硕,晗下一簇短须,剑眉鹰目,一?#26412;?#26053;铁汉的模样,但是男子虽?#24187;?#30456;刚猛,但看向自家娘子的眼神当中,却尽是柔情。

  而那男子的夫人听罢,满是不高兴的说道:“官人说话好没羞耻,原本答应妾身一起来这相国寺还愿的,怎地到了门前却又变卦了。”

  男?#28216;?#22856;的一笑道:“娘子莫怪,为夫是个军人,整日里与杀伐?#22047;?#36825;手上的人命没有一百也?#37034;?#21313;了,你说,这让我一个满手是血的恶人,如何进得去这佛门净土。”

  那妇人听了,也只得无奈的?#38405;?#23376;说道:“既如此,那妾身自己进去了,你在这附近?#20219;遥心?#36208;?#35835;恕!?br />
  男子对自家娘?#26377;?#20102;笑:“娘子放心便是,为夫就在附近。”

  男子名?#26032;?#35961;,是应天城的京卫指挥司的一位守城知事官,军衔虽然不高,可是手中一柄双耳?#27785;?#26538;,不知让多少?#22312;?#20026;英雄之人为之折腰。

  ?#19978;?#19990;事轮转,人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即将会经历些什么,即使明天依旧来临,可是在他来临之时将会带来些什么,却是人们所不知道,就像这正在看着自家娘子走进寺门的男子,他又如何得知,苦厄,即将降临在他的头上。

  (http://www.51588262.com/read/143770/483011086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1588262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?#32602;簃.xshengyan.com
直播吧手机版
山西十一选五彩票控 国际象棋磁性包邮 七星彩男主是谁 20191028英超会延期吗 甘肃快三号码推荐甘 有啊彩票中奖助手 排列3预测 贵州快三开奖纟结果 六肖中特期期精准 贵州快三的开奖结果和值走势图 云南省彩票中心在哪 南粤36选7好彩3 3d福彩开奖结果 体彩足彩胜负彩 新疆25选7图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