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龙抬头(抚琴的人) > 1133 人算不如天算 为54500金钻加更

1133 人算不如天算 为54500金钻加更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几个的易容术只能维持二十四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在芜湖的一个星期,我每天都是在易容中度过,因为人在徽省、身不由己,根本不敢露出自己真身!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我将这时间卡得很严,每到二十四小?#26412;?#24448;扬州跑一趟,但是现在不用了,有赵虎在身边,随时都能补妆、易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山到庐州还挺远的,别看都是一个省的,但是一个在最南边,一个在?#34892;?#20301;置,开车都得五个小时!这也是我坚信许飞还没出事的原因之一,关正也要休息的吧,不可能半夜从床上爬起来处理这事,怎么着也到第二天早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吉尔只是怀疑许飞,并没什么真的证据,关正凭什么一言不合就杀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不管许飞出没出事,我们都得过去看看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几个轮流开车、休息,到第二天蒙蒙亮时,终于到了庐州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不是第一次来庐州了,程依依也和老乞丐来过这,其中数我来的次数最多。我们到庐州后,先一起吃了个早饭,等到太阳升起来时,我便在路边的电话亭给关正打了个电?#21834;?

        关正的号,是我从南宫卓?#21482;?#19978;扒下来的,也不是第一次给他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正接了起来,问我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从他的声音听,应该是刚起床不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关爷,记得我吗,我是小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关正沉默一下,似乎想起来了:“哦,楚斜阳的秘书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上次去见关正,就是以楚斜阳秘书的身份,还有楚斜阳亲自现身作证,那肯定错不了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我立?#36255;擔骸?#27809;错,是?#36965; ?

        关正说道:“楚斜阳不是死了吗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斜阳死在我的手上,许飞说了会推在我身上,反正我在徽省恶名昭彰,不差这一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关爷,楚公子死在小南王手上,楚家上下十分难过,但又报不了仇,派我过去和您谈谈,希望您能帮忙!无论人力还是物力,楚?#20197;敢?#20184;出最大代价,只希望关爷能帮楚家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    关正本就和我有仇,除?#22235;?#29579;和隐杀组外,最恨的人就是我了,又听说楚?#20197;敢?#32791;尽人力物力,当然求之不得,立刻答应了我的见面请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家在芜湖财大势大,关正恨不得全吞下来!

        关正告诉了我住址,让我过去找他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我松了一口气,这是第二次骗关正了,希望这次能顺利点,别再生上次的事,这次可没有楚斜阳来救我了!

        我便和赵虎、二条、程依依一起赶往关正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关正当然也是住在某个别墅区了,只是更大,也更气派。

        别墅区的门禁很严格,在门口就被拦住了,报了关正的名字,又和关正通过话后,才放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子停在关正家的门口,我让赵虎他们就在?#36947;?#31561;着,我进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出所?#24076;?#35768;飞应该送过去了,如果能?#37027;?#22320;救出他,不用红花娘娘过来,那肯定再好不过了。安顿好了赵虎他们,我便下车,朝着关正的住宅走去,?#31508;?#25105;还是比较坦然的,因为?#36947;鎘行?#24351;,背后还有红花娘娘,当?#24509;?#35273;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了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我还特意观察了?#36718;?#22260;,并没现什么守卫,都没吉尔的排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是因为关正对自己的实力?#34892;?#24515;吧,毕竟是a级改造人呐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门口,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开了,看打扮是个保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关爷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呢,请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跟着保姆走进去,屋子里同样没现什么保镖、守卫,我有点喜,?#21335;?#20851;正要是一个人在这住,我们更?#37034;?#25569;救出许飞,没准还能杀了关正,再为华夏除一大害!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声音,关正走了出来,他还穿着睡衣,明显是刚睡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关正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小王,坐吧!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我第一次来庐州找关正时,报得就是“小王”的名,关正对我也有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?#39029;?#20851;正鞠了一躬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保姆给我上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关正问?#39029;?#36807;饭没,我说吃过了,接着他又问?#36965;骸?#26970;公子怎么会死在小南王手上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事传遍徽省,但是没人知道具体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叹口气,说道:“楚公子不知怎么看上了小南王的女朋友,还把小南王的女朋友绑来了,让小南王单刀赴会……楚公子以为能?#24895;?#23567;南王的,谁知却被小南王给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关正当然一脸无语:“楚公子也真是的,对自己也太自信了,都把小南王的女朋友绑来了,怎么不叫我呢……就算来不及了,?#34892;?#39134;总可以吧?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话题就这么牵扯到了许飞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?#21069;。笔?#35768;飞亲自打来电话,说要助我?#39029;?#20844;子一臂之力,但?#24576;?#20844;子拒绝了,说芜湖是他的地盘,手底下千把号兄弟,怎么可能收拾不了个小南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得也有道理,后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公子安排了许多人守在别墅周围,但是小南王根本没?#29992;?#36208;,从窗户上下来了,一?#30424;?#27515;了我?#39029;?#20844;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?#21834;?

        关正无话可说了,除了摇头还是摇头,最后幽幽地道:“楚公子真是太作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嗯,我也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关正想起什么,又说:“楚家想为楚公子报仇,怎么不通过许飞,直接来找我了?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我说:“联系不上许飞啊,昨晚到现在一直没信儿,听说去黄山找吉尔喝酒了,可能是喝多了,家里人又着?#20445;?#25152;以派我过来和您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一边说,一边观察关正的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关正也纳闷地说: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他还不知道这件事,许飞也没送过来么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按理来?#25932;?#39134;早该到了,比我们还要早?#21734;?#21834;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还?#21335;?#20851;正是不是诓?#36965;?#20294;我仔细倾听屋里声音,除了保姆以外,再没现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许飞根本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飞没送到这,去哪里了?

 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该怎么接,就在这时,突然有人敲门,保?#39134;?#21435;开门,进来两个汉子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关正问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汉子看了我一眼,走到关正身边,附耳说了句?#21834;?

        关正面色顿变:“还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汉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送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,又有两个汉子进来,手里还拖着个人,竟然就是许飞!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脑子顿时嗡嗡?#27605;歟?#22823;概明?#33258;?#20040;回事了,吉尔的人肯定没有我们着?#20445;?#19968;路走走停停,时不时休息下,还要吃个夜宵和早饭,一直到半上午,才把人送过来!

        卧槽卧槽卧槽!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早知道这样,不如在半?#39134;?#29401;击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叫人算不如天算,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飞一进来就看见了?#36965;?#24403;然十?#32456;?#24778;,对他来说显然也挺神奇,昨晚和吉尔喝酒就碰见?#36965;?#20170;天来关正这又碰见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则“噌”的站起,很是惊讶地说:“飞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身为楚斜阳的秘书,不可能不认识许飞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飞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咬着牙说:“我被人冤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冤枉?!”关正冷笑着:“许飞,你把吉尔灌醉,偷偷跑到吉尔的书房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关爷……”许飞略?#34892;?#28608;动地说:“哪来的灌醉和偷偷啊,我俩就是喝酒,他先醉了我有什么办法,难道我?#20154;?#21917;得少吗?他喝醉了,我还不能四处走走?书房又不是什么禁地,我进去看几本书怎么啦?关爷,我知道您和吉尔关系好,可我也是您的手下,不能听信他一个人的话吧!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关正点了点头:“也有道理,不过据我所知,吉尔不会无缘无?#25910;攵阅?#30340;,肯定是你哪里做得不对!吉尔?#30340;?#20599;看他电脑上的机密,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还是叫吉尔来和你对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!”许飞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关正又看向那两个汉子:“吉尔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汉子说道:“吉尔大哥说他马上就?#21073;?#19981;知怎么现在还没有?#21073;?#32852;系他也没联系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关正一脸诧异,立刻拿出?#21482;?#26174;然要给吉尔打电?#21834;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是打不通的,吉尔已经被我们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吉尔“身死”的消息不会马上传开,苏南坡会帮我们压一阵子,能压多久就压多久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、不对……”关正眉头紧锁,起身来回踱?#21073;?#19981;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关爷,我?#38405;?#24544;心耿耿,绝对没有任何反叛之心!?#39029;?#35748;昨晚我是开了电脑,但我只是想玩会儿游戏,根本没想偷看什么资?#24076;?#20877;说,以我在战斧中的地位,用得着偷看吗,我就是光明正大看,吉尔会不答应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也跟着说道:“关爷,我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但作为芜湖人我得说一句,飞哥确实?#38405;?#24544;心耿耿,平?#31508;?#20040;事都想着您,谁要?#30340;?#21322;句不好,哪怕是我?#39029;?#20844;子,他也当场翻脸!”

        能让关正放了许飞是最好的,我资料已经到手了,只要许飞安全,我就能够离开徽省。

        关正并未答话,而是直勾勾盯着许飞,眼神中的杀气越来?#33050;ā?

        “取我刀来!”关正突然大喝一声。

  (http://www.51588262.com/read/139940/35840760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1588262.com。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直播吧手机版
nba图文直播新浪直播 sina爱彩网 内蒙古福彩快三技巧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囹 排列三2014年开奖号码查询 2019年时时彩最新规定 河北快3开彩经网 江苏老快3直播 湖北11选5高频遗漏参数 广西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网址 今晚有什么生肖中特 腾讯彩票9月21 十二生肖买马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飞鱼漏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