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苍穹之上(石三) > 第七三二章 旱魃(上)

第七三二章 旱魃(上)

  宋征带人走后,群山之间一片死寂。噩魇之灾的到来,泯灭了这一片天空下的一切生机,只留下了枯萎和死亡。

  时间不长,忽然有一片干枯的地面蠕动了起来,有一道漆黑的黏须像一条蚯蚓一样从大地下钻了出来。

  这是劫孽暗中留下来的。

  它本性之中有着狡猾的?#24187;媯?#32780;狡兔三窟乃是狡猾者最常用的计谋。

  大战开始的时候,噩魇之灾劫孽中冒出来无数黏须,想要同化另外那一团劫孽。主意识后来控制住了这些黏须,却狡猾的暗中留了一手,切断一根黏须,趁乱留在了大地下。

  这并不是它看出了自己在劫难逃,事实上那时候它一?#26412;?#24471;自己胜券在握,这么做只是本性使然,下意识、习惯性的留下了一个后手。

  却没想?#21073;?#29616;在派上了大用场。

  主意识被封在了洪炉之中,想要继续噩魇之灾的大业,这一道小小的黏须成了关键。

  黏须现在需要不断的壮大和吞噬,暂时不要高调,?#20154;?#33021;够重新扬起噩魇之灾的时候,才是报仇的时刻。

  它在地面上蠕动着,似乎正在决定要去往哪个方向。

  忽然大地颤?#35835;?#36215;来,一道清晰的灰龙从远处滚滚而来,半疯半魔的申屠血狂奔而来。他也是?#22124;?#38215;国,刚?#25112;?#20837;这个区域,就感应到了劫孽。

  他不由分说一拳砸了下去。

  轰——

  劫孽发出了无数个咒骂的声音。

  同一时间,申屠血也是一声怪叫:“这是什么东西?宋征你这个混蛋,阴?#36965; ?br />
  ……

  宋征?#26377;?#31354;通道中走出来,已经抵达了华唐玉国的水乡。同时他也感应到了劫孽方向的变化,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。

  这个申屠血有点?#24120;?#37027;就给他?#19994;?#40635;?#22330;?br />
  他毕竟也是强大的?#22124;?#38215;国,又是华唐玉国的人,那一段劫孽黏须留给他处理就好。

  劫孽的主意识本能的狡猾,暗中留下了一段黏须,但是它毕竟不是修士,不知道修士的强大——就如同修士们也很不适应劫孽的诡异一样。

  宋征阳神强大,哪怕是在这样的大战之中,每一丝细节也不可能逃脱他的感知。

  他在封镇了劫孽主意识,返回之后以阳神和功德之力检查何半火,其实也是在暗中查看那一道黏须,同时感受到申屠血快到了,这才确定了,放心而去。

  水乡是一个宽?#26097;?#27010;念,大致上来说,水乡的?#27573;?#21253;含七州之地,这里水路纵横,土地肥沃,作物一年三熟,本是华唐玉国最大的粮仓。在华唐玉国甚至有个说法:水乡熟、天下足。

  现在华唐玉国不但要努力救援水乡,而且就算是解决了旱魃,几年之内水乡都会颗粒无收,华唐玉国未来,粮食将会成为一个大问题。

  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,先解决了旱魃。

  何半山正在紧紧追着旱魃,没?#37034;?#27861;来迎接宋征,但是他派来了一位镇国?#31354;摺?br />
  镇国?#31354;?#21830;士隐,一百六十年前成就镇国之位,是华唐玉国的老牌镇国,擅长灵阵,不?#19981;?#20351;用法宝,攻?#39751;?#27573;为自己所独有的“阵技”。

  不过他已经卡在天通境初期一百多年了,此生恐怕是?#22124;?#26080;望。

  “阁下,”商士隐微微欠身,尽管他是前辈,但是面对?#22124;?#38215;国,保持了应有的尊重:“天镇阁下命我前来迎接,同时向阁下介绍旱魃的情况,您有什么?#24187;?#30333;的,尽管问我。”

  宋征点了点头:“前辈不用?#25512;?#38453;技威名,我在洪武万里之外也是如雷贯耳。”

  商士隐心里很舒服,暗道这一位大人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年少得志,进而情况。他虽然尊重?#22124;?#38215;国,但是让他一位老前辈,对一个超越了自?#26097;?#26202;辈低头,心中当然还是很难以接受的。

  宋征的态度让他隐隐之中的隔阂消去。

  “天镇阁下现在正在甘泉州,旱魃神出鬼没,已经在甘泉州兜兜转转四天了,我们虽然有天镇阁下坐镇,却也始终没能确定它的行踪。”

  宋征道:“请前辈详细的解说一下。”

  他们赶往甘泉州,路上商士隐道:“旱魃很强大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这种史前魔物一出现,就拥有?#22124;?#38215;国的实力,它肆虐水乡,随着灾难?#27573;?#30340;不断增大,它的力量?#33485;?#19981;断增强,现在究竟到了什么程度,谁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对于我们来说,旱魃之所?#38405;?#23545;付,是因为它有两大神通。

  第一乃是不死?#24187;?#30340;强悍身躯。天镇阁下曾经对旱魃造成过巨大的伤害,击碎了它半边身躯,可是它不战而走,顷刻之间身躯便复原如初。

  第二乃是火遁大神通。这种神通和一般的五行遁术不同,只要它曾经肆虐之地,有火焰燃烧的地?#21073;?#23427;都可以不收任何拘束的隐遁过去。

  水乡七州之地,都已经被它肆虐一遍,也就是说这七州之地,只要有一团火焰,它就可以逃遁而去,出现在那一团火焰中。

  而旱魃肆虐之下,七州之地干旱如火,城内且不必说,城外野火四起,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,旱魃下一刻会出现在什么地方。”

  宋征大致上有了了结,心中思索着慢慢点头。商士隐说道:“不过阁下?#20384;?#25903;援,乃是雪中?#21534;俊?#26377;两位?#22124;?#38215;国前后夹击,旱魃必定插翅难飞。”

  宋征却没有这么乐观,问道:“天镇阁下有没有说过,旱魃为何不和他正面一?#21073;俊?br />
  商士隐摇头:“天镇阁下不曾说过。我们也同样有这个疑惑。虽然天镇阁下?#20384;?#27700;乡之后的第一?#21073;?#23601;击碎了旱魃的半边身躯,但那个时候,旱魃刚刚出世,力量是最弱的时候。

  这么长时间,它散布了无数灾难,力量必定大增,不应该再避而不战才是。因为只要它击败了天镇阁下,水乡就是它的天下,甚至整个华唐玉国,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它。”

  商士隐天然把华唐玉国另外一位?#22124;?#24573;略了。

  宋征的疑惑也正在于此,又问道:“前辈有什么看法?”

  商士隐想了一下,道:“老夫猜测,那魔物并非不想,只怕是不能。”

  他进一步分析道:“世间万事万物,在发生之前都是有迹可循的。比如某地爆发什么灾难,有什么魔物苏醒,那么在这个地方的历史上总会?#34892;?#30456;关的传说。

  但是水乡历来便是鱼米之乡,哪怕是前朝、前前朝这里也没有关于旱魃的任何传说。所以旱魃忽然出现在这里十分不同寻常。或许……正是因此,导致了它?#34892;?#31867;似于‘先天不足’的?#27605;藎?#22312;力量彻底巩固之前,它是不敢和?#22124;?#38215;国一战的。”

  宋征不由得点了点头,暗赞一声果然镇国?#31354;?#37117;是人杰。商士隐的分析,是目前情报十分有限的情况下,最?#20384;?#30340;一种解释。

  他正要?#25932;?#20160;么,忽然前方数百里之外,一道巨大的赤红色?#24050;?#33150;空而起,商士隐?#25104;?#19968;变,飞快飞遁而去:“是旱魃!”

  宋征连忙带人跟上,数百里的距离,对于镇国?#31354;?#26469;说转瞬便至,可是当他和商士隐赶到事发地的时候,旱魃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  在他们的前?#21073;?#26159;一座古老的县城,冲天的赤红色火焰将整个县城笼罩,火焰的?#38706;?#39640;的惊人,城中的王房屋已经全部被焚化,城墙开始倒塌,在这种火焰下,就算是强大的修士也瞬间灰飞烟灭,整座城市不会有一个幸存者。

  火焰周围,充满了一种炽热、残忍、强大的气息,宋征将这?#21046;?#24687;认真的记下来,这是旱魃的气息。

  他沉声问道:“它知道我来了?”

  这是一个下马威啊。

  商士隐迷惑了:“之前……这魔物不曾表现出这么高的智力,或许这……只是一个巧合?”

  宋征缓?#38402;?#22836;:“它烧灭了一座城市,留下了清晰地气息印记,这不会是一个巧合,我们也不能小看自?#26097;?#23545;手——这魔物正在?#20260;?#25104;长,除了力量,它的智力?#33485;?#25552;升。”

  商士隐浑身一震,?#34892;?#38590;?#28798;?#20449;道:“难道说,这魔物出事的时候,还是幼年,现在正在成年?”

  宋征也不知真相是否如此,旱魃乃是史前魔物,在各族大开拓之后,这种魔物就再也没有出现过——那还是宋征的先祖剑扬名的年代。

  在传说之中,旱魃应该是一出现就已经固定,不会再有什么“成长”的过程。

  但是这一次的旱魃,力量明显有着成长,那么智力成长,也并非不可能。

  宋征心中?#28872;?#30528;:幼年,成年?如果真是这样,恐怕这魔物没有那么快成年,现在应?#27809;?#26159;少年时期。

  这也解释了旱魃为什么一开始对天镇何半山避而不?#21073;?#19968;个小孩子,哪怕是实力很强,却天生胆怯,遇到强大的敌人,第一?#20174;?#26159;逃跑。

  而到了少年时期,就开始“叛逆”了,所以自己一出现,它就毫不犹豫的冲过来,给自己一个下马威,表示它很强大很勇?#25671;?#36825;是对幼年自身的否定,表示自己已经成长了。

  但是这样的分析,宋征总有一种违和感:这是旱魃?

  (http://www.51588262.com/read/133792/444635907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1588262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直播吧手机版
浙江福彩快乐彩12选5 江苏时时彩11选5 山西十一选五任六遗漏 半全场奖金 浙江快乐彩那个网站买 3D走势5OO期 神算至尊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广西快三预测一定牛 福建时时彩中奖号码 排列三试机号走势图带连线 甘肃快三统计图 福彩中奖彩票集锦照片 黄大仙单双中特吗 2019年波叔一波中特 彩票走势图大全搜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