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苍穹之上(石三) > 第三六二章 升天之路(下)

第三六二章 升天之路(下)

        慧逸公?#34892;?#29369;豫,这样会让他违背之前的承诺。他是镇国强者,已经到了“言出法随”的程度——因为本身已经在天条之中占据了位置,所以每一句承诺都相当于天条见证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和黄远河也是一样,他?#24378;?#20197;有所隐瞒,可以刻意回避,可以故意引导,但不能轻易做出承诺,一旦说了哪怕是对敌人也要守信,是同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镇国强者也有各种办法“绕过”这些承诺,不过若非事先就有准备,并不容易做到这一点,毕竟天条难以蒙蔽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慧逸公这样资深的层次,比太后和黄远河能够看到的更多更远,“绕过?#32972;?#35834;并非毫无隐患,还是要仔细评估一下得失的比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圣后请回,老夫三日后给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后微一躬身,站起来在童子的引领下离去。大殿中的气氛越发显得凝重而深远,慧逸公独自坐在其中,双眼中?#34892;?#36784;幻灭,有纪元交替,他岿然不动,心中却以大神通推演着,计算得失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太后回到了皇宫中,阴影中圣教主出现,问道:“成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需要三天时间来计算得失,”太后微微一笑:“不过他一定会答应的,因为他最终会发现,只有我们圣教,才?#37034;?#27861;应对灵河之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圣教主?#34892;?#27785;默,身体似乎又往黑暗中依靠了一下,良久才发出忧郁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圣后对权力的欲望,但这个时候就将灵河大劫抛出来,已经违背他的本意。可是他没有阻?#25925;?#21518;,男人有宠爱,他们会明知道不对,却做不出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圣后回头看了一眼黑暗,忽然一笑,那一?#35834;?#38155;一般冷厉的面孔不见了,一如数百年前初见时的烂漫。

        圣教主哼哼了一声,转身走了,他知道自己抵挡不得,于是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圣后哼着小曲儿,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宋征于冥冥之中睁开了“双眼”,看到自己位于一片特殊的层面上。在这里世界的构成不再是一幕了然的“物质”,而是一道道特殊的“线条?#34180;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线条有的笔直有的弯曲,有的不断颤抖变幻莫测,有的却坚固刚硬亘古不变……他看着这些各自不同的线条,忽?#24187;?#30333;过来:这是天条!

        各种天条笼罩,他“往下”一看,看到了整个世界,哪怕是镇国强者,?#33485;?#36825;些天条的笼罩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其中看到了七杀妖皇,看到了剑冢仙子,看到了魔教教主!

        他迷醉其中,天条若有意识,恐怕会极为自傲,因为是它们在真正的掌控天下,一切的一切,哪怕已经是飞升强者,也要遵循它的“规则”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渐渐感觉?#34892;?#19981;大对劲,一时间却?#32456;也?#20986;问题在哪里。他仔细观察领悟着这些天条,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感觉自己的领悟,已经足够这一次晋升,忽然之间他明白自己为什么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天下,一切都在天条的笼罩之下,却有一对例外?#27627;?#27827;、冥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征猛然又想到了,自己打通脉河的时候,观相的便是灵河和冥河。这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?

        灵河和冥河,一为人族修真之始,一为妖族之始。但是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,其实轻易都不?#27599;?#36817;这两条大河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个层面上来说,这两位“始祖”对于后代都不甚友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宋征又看到它们不在天条之下……再联想到之前曾经目睹的灵河水?#21073;?#24863;觉整个世界下,隐藏着什么可怕的大秘密,而自己正在逐渐接近这个秘密!

        世间神话稀少,便是有所流传,也都支离破碎,让人难以从其中?#27599;?#33485;穹之上众神的来历和威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火从天而降,却带着让人无可抗拒的神通,它偏生选择了天断?#25239;齲?#20110;冥河和灵河距离相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幽冥之下,鬼司衙门似乎一片混?#36965;?#24444;此职权不清,暗有争斗!

        上一个纪元的生灵不肯退去,隐藏在绝域之中成为古妖,它们还在恋栈这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疑问从宋征的脑海中冒了出来,这些都是他修行多年以来接触到的真正的古老秘密,现在看来,其实这些谜团之间互有联系,互为因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存留着这些疑问,不免就会努力思索。而现在他处在这个层面上,当然又想从天条之中找到答案,这般再去看天条,似乎和刚才又?#34892;?#19981;同了,能够看得更加深入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这一次,他的提升需要至少将七道天条补齐完整,这一次竟然足足领悟了十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于他解答那些心中的疑问,却是毫无帮助,他遗憾一叹,再次闭上了“双眼?#34180;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轰鸣之声渐渐而起,他的阴神退出了天条层面,身躯当中,异变发生,庞大的力量以天条为根基,将他的?#36784;?#19968;层层的推高,不多时,宋征已经感觉到自己逼进了那个“层面?#34180;?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好像溺水的人被困在了水下,只差一点就可以冲出水面。可是那水面就好像是一道封锁一般,硬生生将他憋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征并不是简单地溺水者,他不慌?#24187;Γ?#19968;次次的催动着力量,感觉自己每一次都能够距离“水面?#22791;?#36817;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次有十道完整的天条作为基础,因而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第九次冲击,轰的一声他凌空而起,游目四顾,自己漂浮在了灵阵中央。下面无数元玉、玉精、玉髓、玉髓化为齑粉。头顶上,用以蒙蔽天机的浓雾也已经变得十分稀薄,无法继续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朝跌坐在一旁的周圣颔首致意,而后把手一挥,收了整个灵阵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圆融明亮的光芒,透过了龙仪卫总署衙门的大阵,投射到了天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的京师,原本乌云密布,暴雨将至。?#30452;?#30340;小商小贩收了货物抱在怀里,挤在店铺的屋檐下,无奈的看着老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电闪雷鸣之际,忽然从龙仪卫中射出一道金光,瞬间穿过了浓重的云层,直达九霄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顷刻之间浓云驱散,重见天日,金光逐渐扩大,笼罩住了整个龙仪卫。而京师民众凝望这道金光,竟然感觉到一种上升之意,似乎当中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地升腾而起,似是飞升,又似鱼跃龙门上天接应!

        民众哗然,那些小商小贩们下意识的双膝一软跪拜了下去,对着那一道粗大的金光叩首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姓们也不由得心生虔诚,总觉得自己这一生,并非全无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京中权贵们却是一片沉默,他们万万没有想?#21073;?#23435;征提升为玄通境后?#20898;?#31455;然产生了如此异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学中,学子们议论纷纷:“此乃何等异象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那学?#23545;?#21338;之人,便说道:“见所未见、闻所?#27425;擰!?

        “?#39029;?#19981;曾有过,前朝也不曾有过,外朝更未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待我去查查书册,看看上个纪元可有?#35828;?#24322;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用学子去查,太学中的教谕、祭酒等老修,?#36784;?#26410;必很高,却都是强闻博记之辈,他们惊疑不定,彼此摇头非常肯定:“前无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是文修之中的老学究,于是津津有味的议论起来:“以先生之见,?#35828;?#24322;象应该如何命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教谕们各自说了自?#21512;?#20986;来的名字,比如?#26696;?#22825;换日?#34180;?#20113;开雾散?#34180;?#22825;地清明”之类,却总觉得词不达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大家一起请教祭酒:“大人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祭酒其实已经拈着胡须思量了好半天,有了腹稿,这才开口道:“以老夫之见,当?#23567;?#21319;天之路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又洋洋自得摇头晃脑一番,自觉比属下那些词不达意隔靴搔痒一般的命名要强胜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教谕们也连连点头,觉得祭酒就是祭酒,这个名字非常贴?#23567;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普通人,这个名字当然很不吉利,但是对于修士来说,却是难得的好彩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大?#39029;?#36190;的声音却是逐渐低沉了下去,人人眼中都露出了一丝异样。老祭酒大人也慢慢皱起了?#32426;貳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一群老学究,于修行上可能?#30343;?#20040;进步的希望了。但他们对于这个世间非常了解,他们能够接触到的秘密要远远超过一般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飞升了?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在这个时候,宋征展现了异象“升天之路”?!

        老祭酒想了又想,道:“这个名字……从来没有出现过,咱们也没有就此讨论过。”教谕们纷纷点头:“不曾有过、的?#20961;?#26366;有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名字若是?#29369;?#23398;中传出去,必定会让他们这一群老?#19968;?#27838;上因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、黄远河和宋征正杀得难分难解,这样一个名字传出去,恐怕太后和黄远河会认为他们在为宋征造势,而宋征会认为这是在捧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边不讨好。

  (http://www.51588262.com/read/133792/34036909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51588262.com。笔趣阁?#21482;?#29256;阅读网址:m.xshengyan.com
直播吧手机版
公开一码中特网 内蒙古时时彩20分钟走势全图 11选5任二胆拖复式表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走势图 历史赔率回查 吉林快3开奖视频直播 苏州老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中国福彩开奖22选5 香港六合彩开码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最大遗漏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3b今晚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付费预测 福彩30选5中奖规则 湖北福彩